mao老師的介紹

mao老師的介紹
2007年取得ananda體系瑜珈師資班level1瑜珈老師資格
獲得同期老師票選心目中第一名老師
以及指導老師tara 100%推薦

陪友人到自行車賣場看車,我坐在等待區打開電腦準備寫這篇文,大腦慣性進入程式般的計算推敲。當我正要輸入第一行字,心裡卻冒出個阻止的聲音,我才意識到,我不該用腦子來寫這篇文。我該用心寫。於是我闔上電腦,閉上眼,回想這五年多來,自己和瑜珈的關係,想著想著,我幾乎克制不了心底的起伏,就要在陌生的賣場裡哇哇大哭起來。

我一直很喜歡bjork說過的一句話,』there are some certain feelings inside you, not even your best friends can sympathize with, but one day, you’ll find a book or a movie, and it will understand you.』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一天能被什麼了解,我常常覺得差不多就是今天,我該離開這個世界了。

剛開始做瑜珈的時候,我只將瑜珈當做一種神聖的伸展,在肢體打開的時刻,享受自己像個舞者,姿態聖潔。當時的我並不知道,有一天我會在瑜珈裡,找到那個了解我的什麼,而那個什麼,不是一本書,一部電影,是我自己。我從來沒有好好地待在自己的身體裡面,陪伴自己,感受自己過。那個不被了解的感覺,其實是我和自己的關係,而我和自己的關係,會向外反映在我與他人的關係,以及與世界的關係上。

在練瑜珈的過程裡,我遭遇到很多困難,我怕流汗,怕累,所有有力的動作我都做不好。我找藉口,我逃避,我很難安靜地待在自己的身體裡,不被腦中的各式念頭帶走。我花了很長的時間,才學會什麼叫做陪伴自己,只覺察,感受,不批判,不對抗,不逃開。有人說,瑜珈像酷刑,比當兵還痛苦,雖然我沒當過兵,但我理解這比喻。這就是接近自己的過程。當深入自己,看見自己的軟弱無能,恐懼不安,依賴任性,傲慢固執,實在令人難以忍受。但那些不舒服的感受,除了我自己,沒有人能替我照顧他們。

我的瑜珈老師tara曾跟我說,「毛毛,那些黑暗,那些痛苦的感受,就像嬰兒一樣,你要親手將他們一個一個抱起來,如同母親一般地照顧他們,他們才會長大,離開。」練習瑜珈,就是照顧自己的一種方式,那些身體上,精神上,心靈上的苦痛,只有當我們願意付出愛,溫柔,與陪伴時,他們才有可能得到撫慰,不再繼續哭鬧,耍賴,糾纏。

我很高興我不再是那個認為差不多就在今天,自己該離開這個世界的小女孩了,即使舊的痛苦走了,新的痛苦會來,但我已學會了如何照顧自己,學會了如何給自己愛。我願意將我所學到的,與人分享,而這,是我感謝世界的方式。